老人走了

date
Apr 26, 2022
slug
she-is-gone
status
Published
tags
生活
summary
也不知道写这种事会不会有什么忌讳,但是写吧。因为我一向是无所谓的。
type
Post
也不知道写这种事会不会有什么忌讳,但是写吧。因为我一向是无所谓的。

18 号,曾祖母走了。早在18号前几天她就开始整天睡觉,昏昏沉沉。起来吃几口饭后继续睡。在更早之前,她下楼梯摔倒了,骨折,之后就是卧床不起,精神状态也在这个时期急剧下降。家人都以为应该是到头了,她却还是撑了近两年。她多少岁我已经不记得了,但是离百岁肯定是不远。之后看到了一个 98,那或许是 98 岁吧。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事没什么感觉。
18 号早上被叫醒,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回家去,老人房间里的所有东西都被清了出来,我去村里的公厅,老人就躺在一个柜子里,或许是柜子吧。柜子一直在运作,可能是保温的?我也不清楚,但是我不是很理解为什么柜子周围有一圈霓虹灯,与周围的白色相比很突兀,我不理解。
中午请了不少人来吃席,大多数我不认识。吃完后得到了可以暂时离开的允许,便回家睡觉休息,毕竟前一天晚上熬夜了。晚饭又是吃席,不知道要花多少钱。吃完就回家了,太困了又睡到晚上八点才起来。守灵不是我的工作。
notion image
第二天也是吃席。第三天要把老人送出去,我对习俗不感兴趣,我不懂习俗,总之有关系的都穿白衣,亲子孙要在头上戴个东西,我也不知道叫什么,这东西要折,每小一辈折一下,我爷爷就不需要折。之后查了下,这东西叫麻帽,不过我这里用的和找到的图片不一样。外人朋友就不需要穿什么。女性拿一柱香,男性不用。排成一队把老人送到了桥边,后面貌似去哪里把老人埋葬了,我不需要跟去便不去了。晚上又是吃席。
之后几天都是吃席,不知道要花多少钱。
23 号傍晚,他们整了一堆纸模型,有别墅、煤气灶、煤气罐、床等等的造型,总之是生活用品,应该是要烧给老人的,做的挺有意思的,很精致。
于是到了最后一天,要做法事。主持法事的说一大早就要开始,晚上又熬夜了,这天只睡了三小时,但是我并没有感觉到困。又到了老地方,简单吃了点粥,之后就是无聊的法事。他们接了个大音响,而且就放在休息区旁边,我对大音量的抗性是很低的,每一次爆响我都会感到眩晕。法事大部分是老人的儿子和孙子参加,所以我这个曾孙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需要去做的。
中午吃完饭可以歇一会,我便回家休息顺便给手机充电。休息不到半小时就被打电话叫回去了,心想下午可能会更忙,便从书包里摸出了上学期吃剩的咖啡因片,吃了半片。回去,又是震耳欲聋的音响和累人的法事,我们要一直转圈,每经过一次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的地方就丢一张人民币,面值从 1 到 20,丢了不少,不知道之后会怎么处理这些钱。走了很久,我不知道具体耗时,但是我的步数久违地突破了一万。结束后,我帮老爹搬东西回家,他本身腰不好,今天又一直搬这搬那,可以说是全场除了主持外最累的人了。在家里坐沙发上没忍住就坐着睡着了。睡了半小时被叫醒,回去也已经结束了。之后就是吃晚饭,简单喝了点啤酒,实际上这几天一直都喝啤酒,喝了酒我的话会变多,不会让人觉得我很孤僻。
晚上结束了回去,事情告一段落。不知道为什么我完全没有睡意,一直到了深夜两点多还是很精神,感觉再下去不行,还是睡了。
notion image
或许可以顺便发泄一下,小孩,小孩是真的很烦。亲戚家的两个小学生,吃饭吧唧嘴、出口成脏、几次迟到让大家等半天这些也不算什么,但是法事的时候排队走一直踩我脚后跟真的很烦。当然也可能是我真的讨厌小孩才会有这种滤镜吧。

© Cesirdy 2022

粤ICP备2022045639号又拍云